湖南省卫生有害生物防制协会
 
谈蜱色变?不必!
浏览数:16 
分享到:

谈蜱色变?不必!

  2014年4月28日,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媒生物控制科接到宁远县疾控中心电话,自2014年3月25日以来,该县棉花坪瑶族乡陆续有8人被不明病媒生物叮咬,其中1人在县人民医院进行住院治疗。村民被咬伤后政府高度重视,县委书记、县长亲临现场研究调配,召集农业、林业、畜牧业及卫生口医院和疾控等十几个部门,共同商讨对策。

经鉴定,该种病媒生物为蜱虫。提到蜱虫,大家很容易想起2010年河南等省份暴发的“蜱虫病”。其实蜱虫跟蚊子苍蝇蟑螂老鼠一样,是我省广泛存在的病媒生物种类,只不过大家不知道他的学名罢了。

如果把“虫”的理解定义为“昆虫”的话,蜱在分类上不属于虫类,因为蜱的身体只有假头和躯体两部分,而且蜱有八条腿,这跟昆虫的六条腿有本质的区别。蜱属于节肢动物门蛛形纲蜱螨亚纲寄螨目、蜱总科,跟蜘蛛是同一个纲。蜱虫常蛰伏在浅山丘陵的草丛、植物上,或者寄宿于牲畜等动物皮毛间。

蜱虫叮咬到底有多可怕?

据《中国重要医学昆虫分类与鉴别》介绍,在虫媒传染病中,蜱传播的病原体种类最多。顶着这样的光环,加上新布尼亚病毒引起的“蜱虫病”的推波助澜,渲染得人人谈蜱而色变。

其实,若以“某一类动物每年杀死多少人”来判断的话,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蚊子毫无悬念会拔得头筹,单说疟疾,每年就要杀死60万人以上,还有2亿人因为患病常常连续数日只能卧床不起。相比之下,蜱虫传病的数量,会要逊色得多。所以,被蜱虫叮咬,患病概率不会比被蚊子叮咬大。

这种患病概率是与蜱虫的生活习性息息相关的。

蜱的运动方式为爬行,没有翅膀,不能飞行,喜吸牛、羊、鸟类的血液,偶尔也侵袭人类,但不是嗜吸人血,更不会主动往人居房里凑。

蜱的活动范围不大,一般为数十米。主要靠牲畜或鸟类等宿主的活动散播。5月10日,省疾控中心与县疾控中心一起去瑶乡蜱叮咬现场。该处为瑶族聚居地,四个自然村,发生叮咬的具体地址是柑子园村鲤鱼坪,自然村长居人口340人。蜱叮咬处发生在半山腰一处废弃鸡舍周围。鸡舍约200m2,鸡为山地散养,即村民购买鸡苗后放养2-3月后出售,鸡舍从2013年5月起停止养鸡。离鸡舍500m处有一村民民居,蜱叮咬事件后已下山居住。其他村民家多饲养有狗、猪等牲畜。村民在家中未被叮咬。

因此,在蜱叮咬区域,可以在草地与居民区之间建立隔离带,像在火灾时建立防火带一样,清除其中的杂草树木,切断蜱向居民区传播的路径。或设置警示牌,告诫行人绕道或加强防护。

被蜱叮咬后最常见的问题是皮肤感染。因为蜱的吸血时间长,且吸血时异常专注,往往连假头一起扎进皮肤里。蜱的口器上长着倒刺,如果生拉硬拽地拔除正在吸血的蜱,很可能连假头一起折断在皮肤里,引起继发感染。一旦发现了叮在身上的蜱,切不可捏、拽、用火或者其他东西刺激它,因为这样做可能让蜱的口器折断在皮肤里,也会刺激蜱分泌更多唾液,增加感染的可能性。按照卫生部发布的《蜱防治知识宣传要点》,蜱常附着在人体的头皮、腰部、腋窝、腹股沟及脚踝下方等部位,一旦发现有蜱叮咬皮肤,可用酒精涂在蜱身上,使蜱头部放松或死亡,再用尖头镊子取下蜱,或用烟头、香头轻轻烫蜱露在体外的部分,使其头部自行慢慢退出。取出后,再用碘酒或酒精做局部消毒处理,并随时观察身体状况。坊间也有将油涂在叮咬的蜱上,或将正在叮咬的部位侵在水里,使蜱无法呼吸而松口的说法,这种方法似乎比酒精要更顺手些。

我省蜱虫主要分布在山地、丘陵地带,这些地方一般使用农药少,因此,使用针对爬虫的广谱卫生杀虫剂,按说明书上推荐用药量用常量喷雾器或超低容量喷雾器进行滞留喷洒即可很好地控制蜱虫密度。比如,宁远县疾控中心于4月26日对此次蜱叮咬发生的山区用深圳诺普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55%氯氰·毒死蜱乳油混配剂喷洒,就起到了很好的控制效果。处理后未再发生蜱叮咬。

我们也在动物园、流浪猫狗身上采集过蜱虫。接触疫区或者这些动物时,采取防护措施、减少叮咬是必须的。行人在穿过蜱虫区域时,最好戴好帽子、穿长裤长衣、把裤腿扎进袜子或者靴筒里。如果全副武装太热太闷,也可以将含有驱避剂的驱蚊水喷洒在衣服和暴露的皮肤上(不建议给两岁以下幼儿使用避蚊胺),这种驱蚊水可以在任何一家大超市买到,常用的花露水便是其中之一,大家在购买时只要注意查看商标说明上标注的农药登记证号及有效成分含量就可以了。

当我们在夏天洗澡的时候都觉得是在帮蚊子洗菜的时候,是不是要庆幸蜱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宁远县疾控中心采集的蜱虫